小说阅读网 青涩记忆_爱情163小说网

2020-05-23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风很好看,明亮的眼睛,飘逸的长发,颀长的影子总是第一个越过百米跑道的终点,引得一干观众连连喝彩,其中不乏惊叫不已的女生。 风是班里最帅的男生,也是学校里最拉风的男生。 接过虫虫递上来的水,风笑呵呵地拍着虫虫的肩:“兄弟,拿了奖金哥哥请你烧烤       风很好看,明亮的眼睛,飘逸的长发,颀长的影子总是第一个越过百米跑道的终点,引得一干观众连连喝彩,其中不乏惊叫不已的女生。    风是班里最帅的男生,也是学校里最拉风的男生。    接过虫虫递上来的水,风笑呵呵地拍着虫虫的肩:“兄弟,拿了奖金哥哥请你烧烤去!”一滴涩涩的汗珠落到虫虫的手背上,转眼被风吹干了。    虫虫比风整整矮大半个头,而且瘦得可怜,走起路来长头发一飘一飘的,完全一副要被风吹跑的样子。    虫虫的头发比风长多了,乌黑、柔顺,因为她是女生。    温柔得快要滴水的女生,孱弱得要被风吹跑的女生。    风喜欢拍着她的肩膀叫她兄弟:“好兄弟,你是上帝派来助我的天使!”他笑着,望着虫虫手中的笔记垂涎欲滴。    虫虫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把本子推过去:“有时间自己弄,成绩才能上去。”    风不作声,捧着笔记本如获至宝。    “好兄弟,你是我生命中的丘比特!”风围着虫虫的桌子一圈又一圈地踱步,似乎只有这样,虫虫才能把隔壁班的那朵班花写成三月的桃花六月的荷花八月的桂子抑或是雪地里的红梅。    虫虫并不理她,权当无聊时练字。写给那个胸大无脑的女生一篇恭维之词,怎么也比弄篇作文来得容易。    于是放学后,风如愿以偿地牵着那朵班花的小手烧烤去了,临走时还甩下一句话:“兄弟,帮我把物理的习题给解决了,哥哥请你烧烤去!”    只是风,从来都没有请虫虫一起去烧烤过,虫虫说自己的嗓子不好,不能吃辛辣的东西。    虫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遇上了这么个无赖的同桌,一天到晚喝三吆四还理直气壮,最可恨的是他从来不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女生,兄弟二字,喊得比谁都亲。    虫虫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从来都不拒绝他的要求,她甚至喜欢他软磨硬施或手舞足蹈的样子,喜欢他快意奔跑的样子,甚至喜欢他牵着一个又一个漂亮女生时得意非凡的样子。    或者真如风所说的那样:他们是兄弟。    临近毕业,风依旧那么潇洒,而虫虫却每天把自己溺在题海里,她想上自己梦中的那所大学,就必须付出所有的努力,而风,早己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被那所大学破格录取。    “兄弟,不如你请我烧烤,我帮你复习!”风在虫虫的耳边低低地戏谑走势图分析,一边玩弄着手中的那朵红色玫瑰走势图分析,那是他下午要送给女朋友的礼物。    “玫瑰太艳走势图分析,小心被烫着。”虫虫冷冷地,继续自己的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花?”    “百合,白色的香水百合。”    抬头,风已经离去,她不确定他是否听清楚了自己说的话,她希望他听见了,希望他能明白自己也是个女孩子,一个爱花的女孩子,只是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罢了。    风的确被玫瑰烫伤了,因为玫瑰的颜色太艳,太热烈。    他和人打架,住进了医院,为了那个女孩。虫虫去看他的时候,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左腿打着石膏,被高高地吊起。    “你得为我负责。”依然吊儿郎当,一脸的不正经,“若不是你诅咒我,我不会受伤。”    虫虫无语,她想自己不用去考什么大学了,去做预言家或者是女巫,一定会门庭若市,声名远播的。    “看到我那么难受吗?脸烂得跟苦瓜似的?”风笑着,艰难地腾出床边的位置让虫虫坐下,望着她插在瓶子里的粉色鸢尾,“你不是喜欢百合吗?为什么送我这个?好东西应该拿来兄弟一起分享,小气鬼!”    “百合太贵,我买不起。”虫虫笑了,她一直想,有一天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上满院的百合,每天为它们浇水,看它们开花,或者还应该有一个人和自己一起,在百合花香的海洋里,看着星星一颗颗升起,再一颗颗坠落。    “不行了,再贵你也得买,什么兄弟?没点义气!”    一枝百合的香气,足以充溢整个病房,虫虫只买得起一枝百合,她省下买一本复习资料的钱,那本书很重要,于是每天放学后,她都会到书店去翻翻那书,然后一边记里面的要点,一边去医院看受伤的风。    而风的那枝玫瑰,似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是有史可鉴的,美人的结局,都是与成功者比翼双飞,而在这场战争中,风无疑是个失败者。    当然,风的失败还不止于失去了一枝玫瑰那么简单。    当虫虫捧着录取通知书要去告诉风她将和他再次相逢在同一座校园继续兄弟缘分时, 吉林11选5彩票网发现风已经不在医院多时了,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也不曾回来过自己左边的座位上来。因为受伤,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他被取消了免试入学的资格, 吉林11选5官网要和别人一样参加高考,而以他的成绩,想上三流的大学都难,于是他选择了放弃,放弃一切。    所有人都失去了风的消息,包括虫虫,他最好的兄弟。倒是学校里,多了一则宣传早恋有害的反面教材。    徘徊在陌生的校园里,虫虫没有其他新生般的欣喜,她觉得失去了什么东西,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九月的初秋,桂子花香洋洋洒洒地飘在每个角落,站在桂树下,微风到处,点点花瓣如星雨般洒下,让人暗香满怀。    桂树对面,是球场,一群男生在进行激烈的比赛,虫虫不得不承认,他们每个人都很帅,每个人的球技都很好,而且每个人都很投入,她突然想,若是风也来了,肯定会是新生队的队长,然后会每天拉着自己的队伍去跟别人干仗,这里的干仗不是指的打架,而是比赛,他喜欢成功的感觉,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喜欢一群群女孩子把自己当英雄一样膜拜……    想到这里,虫虫终于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了,是一个影子,一个口里叫着自己兄弟然后牵着别的女孩的手扬长而去的影子。    一只球滚到脚边,虫虫弯腰去捡,身上落着的桂子花瓣簌簌落下,落到那只球上,也落到另一只捡球的手上。    “对不起。”    很温柔的声音,很好看的长发男生,转身离开的样子,像极了风的背影。    虫虫有些恍惚,风已经不知道流浪到哪里去了,眼前的,只是一个陌生人。    叹口气,离开,风还在吹,桂子花瓣还在飘,虫虫的思绪,却找不到方向。    “我叫雨,能认识你吗?”    抬头,捡球的男生脸上挂着笑,走势图分析可以称之为亲切,不禁让虫虫想起风,他的脸上永远都只有玩世不恭和吊儿郎当。    背后传来一阵嘘声,有男生的口哨和女生的埋怨。虫虫笑了,这是多么熟悉的感觉?每次风新交一个女朋友,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男生不停地吹口哨,而花痴样的女生,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心底里却希望风挽着的那个女孩是自己。但这种事虫虫从来都不参与,因为在所有人看热闹的时候,她都在帮风做习题或者写情书。    虫虫觉得好笑,为什么自己每时每刻都会想起风?当雨问起她为什么答应和自己做朋友时她答到因为他的球技好,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因为他像另一个人,因为他的背影,因为他的长发,因为他是所有女生追求的对象。    “我相信缘分,在你轻轻地弯下腰,头上的桂子花瓣雪一样飘飞的那一刻,我是那么地笃定:你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在你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你如丝的长发,在风里无助地飘,你的温柔,在风里流浪,让我的肩膀来做你的依靠好不好?让我把那一点一点的桂子花瓣和你的温柔,深深地收藏……”    雨的情书里,夹着细碎的桂子花瓣,展开素笺,先于文字之前便盈获一怀暗香。    虫虫笑了,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地看一个男生写的情书,字体刚劲,言词温婉,让她惊异的是其风格竟与自己写情书的风格如出一辙&63;&63;她在帮风写情书时,最擅长用这样的语言和句式:“你为什么要叫虫虫呢?你原本就是一只美丽的蝶,你的每一个微笑都那么动人,那么可心……”    虫虫喜欢读雨的情书,却从不回复, 虫虫喜欢看雨打球,却从不喝彩,虫虫喜欢和雨一起在林荫里漫步,却从不牵手。    雨说我已经爱上你了,虫虫笑,她又想起了风,风对无数的女孩子说我已经爱上你了,然后对自己说兄弟我又爱上一个女孩了。    再见到风的时候,虫虫没有笑,只是望着风大包的行装问他是不是来旅行。    风轻轻地打了她一拳,说自己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努力,考上了这所学校,以后又有人帮他写情书了。    “叫我学姐。”虫虫命令,风把她打疼了。    “你是我兄弟,永远都是。”风似乎一点都没有变,“我大你一岁,你比我低半个头,叫你兄弟看得起你了。”    雨找虫虫看他练球,虫虫说这是我高中同学。    “是同桌,兼兄弟。”风纠正。    雨和他握手:“会篮球吗?一起玩?”    “我要和你比赛。”    风的头发在风里飘着,雨的头发也在风里飘着。    “你帮他写情书?”风问虫虫。    “不是。”    “他帮你写情书?”    “不是。”    “你写情书给他?”    “不是。”    “他写情书给你?”    “你烦不烦?”    “那把他写给你的情书借我用用,学习学习,研究一下这里的美女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无赖。”    “无赖是你兄弟。”    虫虫没有去看雨练球,而是帮风找到宿舍并简单布置一一番。    风过之处,嘘声一片:“帅哥耶,不知道哪个系的。”    风吹起口哨,虫虫漠然,她早已经习惯。    “刚刚在图书馆旁边那卷发女生是谁?挺漂亮的,你帮我打听,还有c幢楼下画板报的那个大眼睛女孩,好有灵气!另外告诉那个叫雨的人,我要和他比赛,让他定个时间……”    “不好意思,你在图书馆外看到的那个卷发的不是女生而是艺术系的老师,那个画板画的女孩是中文系的才女,不过又聋又哑,还有那个叫雨的人比我高一届麻烦你有点礼貌尊称一声学长,另外我只是你曾经的同桌现在的学姐并不是你的兄弟!”虫虫准备离开。    “你不是我兄弟那你是什么?”    “我是女生!”回头一笑,离去。    风愕然,望着虫虫托着长发的背影,既熟悉又陌生,他本来还想问她还继续帮他写情书吗,但她已经走了。    风入学做的第一件事,居然并不是追女孩子,而是在新生里组织了一支篮球队,他要和雨比赛,看来不是说着玩的。    在他看到雨的第一眼,便想赢他,而风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现在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虫虫不再帮自己写情书追女生,一定是因为雨!这样一来,他对雨的挑战便理所当然。    “你的那个老同学向我下了战书。”雨告诉虫虫。    虫虫淡淡地笑着:“他就这样,好胜。”    “他针对我。”    “那是因为你优秀,不然他不会找你。”    “他在吃醋。”    虫虫愕然,她在很久以前就相信那些柔情的句子是雨自己写的,因为他是一个细心的男生。    “他喜欢你,但自己却不知道,他看到我们走得近,所以心里不高兴。”雨很肯定,“不然他何必千辛万苦考到这里来找你?”    “不会,我们一直是兄弟。”    “你说这场比赛我要不要让他赢?”    “这应该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我不会让他赢,因为我也喜欢你。”    虫虫不回答,对于这样的句子,她从来都不回应。    那场篮球比赛,虫虫没有去看,她只是在比赛结束后在医院里看到了风,她带了一枝香水百合。    医生说风因为剧烈运动,旧伤复发。    风懒懒地靠在床头,贪婪地吮吸着百合花香:“兄弟,谢谢你来看我。”    “不自量力。”    “我只是想赢了那小子,让他以后别再缠着你,你就又可能帮我写情书了。”    “可是你输了。”    “但我又为你断了一次腿了!”似乎这一切都是虫虫的错。    “上一次不是因为我。”    “若不是你的情书写得太好,那女生就不会喜欢上我,也就不会抛弃她原来的男朋友,那男的更不会砸断我的腿,我千辛万苦找到这里,就是想找你算帐,结果腿又断了……”    这就是风的逻辑,虫虫哑然。    “那你帮我写情书?”    似乎,她应该对他负责,于是点头。    风这次爱上的女孩叫香水百合,一个美丽而安静的女孩儿,她喜欢香水百合,因为她自己就是一枝香水百合,纯洁,高贵,纤尘不染,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会感受到她那纯粹的芬芳……    虫虫茫然:“我来一年了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女生?”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哦&63;&63;”    第一次,风念一句虫虫写一句,因为她不认识这个女孩,不了解她,无从下笔,倒是风,脱口而出的每一个句子都似乎经过字斟句酌,深情款款,虫虫突然觉得他口中的这个女孩有些像自己,于是禁不住叹息,为什么他可以喜欢上所有人,却不可以喜欢自己?    风出院那天,虫虫没去接他,她想,去接他的应该是那个叫香水百合的女孩子,而自己,只是他的兄弟。    同宿舍的女生叫虫虫去看新出的板报,还悄悄地议论着什么,似乎跟自己有关。    虫虫好奇。    那个中文系的聋哑才女在黑板上画了枝香水百合,还写下一篇文章,是一篇热情洋溢的情书,虫虫看出,那是她在医院里帮风写的那一篇,写给那个她不认识的女孩,只是题目改成了《给虫虫》。    雨说球赛那天他和风并没有打篮球,而是到后山上去打了一架,然后风要雨帮他写情书。    虫虫笑了,这小子,是永远都不会写情书了。    她记得那篇情书的末尾有这样一句,应该是风加上去的吧:“你来这里一年了都不知道有一个叫香水百合的女生,所以你认识我四年了都不知道我喜欢你&63;&63;”

  大乐透第2020036期开奖:01、05、11、12、26 02、07,前区012路比为1:1:3,奇偶比为3:2,五区比为2:2:0:1:0,大小比为1:4。

  3月13日,进出口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续发1年期支持企业抗疫复产主题债,金额30亿元。截至目前,进出口银行已累计完成抗击疫情主题债、支持企业抗疫复产主题债发行200亿元,有效通过市场化筹资手段,为企业抗疫复产提供了连续稳定的资金保障,获得了全体市场成员的持续关注和大力支持。

,,天津11选5投注